北京 首页 律师咨询 找律所 律师说法 法律法规 法律百科 法律文书 律师问答 登录 注册 网站导航

咨询律师-专业在线律师咨询服务平台-律赢时代

首页 律师说法 图文 打印、录像这样立遗嘱等于无效
打印、录像这样立遗嘱等于无效

打印、录像这样立遗嘱等于无效

2022-12-25 婚姻家庭 遗产继承 324次

案情简介:原告景某与杨某福为夫妻关系,杨某福于2021年8月1日去世。2021年9月,原告得知杨某福留有遗嘱后,因对遗嘱效力产生纠纷,于2021年9月28日起诉至法院,要求依法确认杨某福遗嘱内容无效。原告景某、被告杨某均向法庭提交了遗嘱人杨某福于2021年2月7日所立的遗嘱一份及律师见证书一份,

关于遗嘱的形式:原、被告均向法庭提交了遗嘱人杨某福于2021年2月7日所立的遗嘱一份及律师见证书一份,该遗嘱及律师见证书记载形式为打印件,遗嘱第二页由立遗嘱人杨某福、见证人朱某署名,由见证人王某签章;律师见证书杨某福、见证人朱某署名,由见证人王某签章。被告并向法庭提交录音录像光盘一张,以证明杨某福以录音录像的方式订立遗嘱。

法院判决:打印遗嘱中遗嘱人、见证人未在遗嘱第一页签名,且见证人王某仅有签章,均不符合打印遗嘱的形式要件;录音录像遗嘱中存在无杨某福亲自叙述遗嘱的内容,无见证人的肖像,无时间等法定记录事项不完全的问题,故最终确认杨某福遗嘱内容无效。

案件分析:打印遗嘱,是指打印遗嘱是使用电子设备书写电子文档后,通过打印机等设备输出书面文档,由遗嘱人和见证人完成签名、见证等程序而订立的遗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出台后,打印遗嘱成为一种新的遗嘱形式,不再被归类于自书遗嘱或代书遗嘱。民法典第1136条规定:“打印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遗嘱的每一页签名,注明年、月、日。”由此可知,打印遗嘱,在形式方面需要见证人在打印遗嘱制作过程中全程在场见证,并且需要遗嘱人和见证人在遗嘱的每一页均签名并签署年月日,以确保打印遗嘱的每一页均系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有见证人均在现场进行见证。

录音遗嘱,是指录音遗嘱同代书遗嘱一样,需要有两个以上的见证人在场,并将其见证的情况进行录音、录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七条规定,以录音录像形式立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其姓名或者肖像,以及年、月、日。民法典将原来《继承法》的“录音遗嘱”修改为“录音录像遗嘱”,增加规定了录像形式。并在在遗嘱人和见证人的确认方式上,增加了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其姓名或者肖像的内容。在立遗嘱的日期规定上,增加了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年、月、日的内容。

打印遗嘱在制作上虽然相对简单、规范、易于识别,但确存在真实性难辨的问题。为了确保遗嘱内容反映当事人真实意思,法院对于以打印形式所立的遗嘱一般都会慎重对待,审查严格。而录音录像遗嘱虽然能够更加直观的反映出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以及是否具备遗嘱能力,但确存在保存方式相对复杂,容易通过剪辑、编辑被篡改的风险。法院对于录音录像遗嘱的审查也是相当之严格。

本案中,遗嘱人杨某福所立遗嘱中两位见证人并未在第一页签字,只在遗嘱第二页签名,并且见证人朱某的签名和王某签章,也都不符合法定的形式要件。而录音录像遗嘱应当有两人以上见证人、立遗嘱人、见证人的肖像,立遗嘱人要亲自叙述遗嘱的全部内容,记录立遗嘱人、见证人各自的肖像、姓名、时间,而被告提交的录音录像材料,杨某福并未亲自叙述遗嘱的内容,也没有见证人的肖像和时间,并不符合法律规定,属于无效遗嘱。

律师建议:无论是打印遗嘱、录音录像遗嘱还是其他形式的遗嘱都应当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形式要求,避免因为形式上的瑕疵而最终导致无法实现对自身财产的有效处分。

备注:本案例来源裁判文书网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

(2021)甘0121民初2731号民事判决书。

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1)甘0121民初2731号

原告:景某,女,汉族,生于1950年2月3日,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现住。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菊梅,甘肃凯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某,男,汉族,生于1988年7月2日,甘肃省永登县人,现住永登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彦,甘肃雷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景某与被告杨某遗嘱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21年9月2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景某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菊梅,被告杨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彦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景某的诉讼请求:1、依法确认杨某福遗嘱内容无效;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丈夫杨某福于2021年8月1日去世。2021年9月,原告接到永登县公证处的电话,询问杨某福生前是否给原告留有遗嘱,现有杨某拿着杨某福的遗嘱来公证处确认效力。原告了解完相关材料后,认为遗嘱不是杨某福的真实意思,并且遗嘱的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属于无效遗嘱。遗嘱第二条2项处分的不是遗产,遗嘱没有给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原告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也属于无效内容。综上,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六编继承的规定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杨某辩称:一、从遗嘱的形式上来看,遗嘱合法有效。首先,杨某福在身前为立有效遗嘱,委托兰州连海律师事务所对其遗嘱进行见证。2021年2月7日,兰州连海律师事务所朱某律师、王某律师对立遗嘱的过程进行现场见证,并出具《律师见证书》。上述立遗嘱的过程符合《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六条“打印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遗嘱每一页签名,注明年、月、日”之规定,属打印遗嘱。其次,杨某福立遗嘱时,对全程进行录音录像。该遗嘱形式上符合《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七条“以录音录像形式立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其姓名或者肖像,以及年、月、日”之规定,属以录音录像形式立的遗嘱。综上所述,从遗嘱的形式上来看,案涉遗嘱符合《民法典》关于遗嘱形式之规定,应属合法有效遗嘱。二、从遗嘱内容上来看,遗嘱合法有效。首先,关于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2020)甘0121民初2485号民事判决书中确定的杨慧对杨某福所负之债权,属于被继承人所留合法债权。上述债权系杨某福身前合法所有的房屋,且在与景某结婚之前购买的婚前财产。杨某福出售上述房产所获房屋销售款项系其个人财产。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2020)甘0121民初2485号民事判决书确定的杨慧秀对杨某福之债权,系杨某福独自享有的合法财产。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二条之规定,被继承人有权对其债权进行处分。其次,关于杨某福退休金余额以及丧葬补助费、死亡赔偿金等其他应得费用,应参照《民法典》关于继承的法律规定进行处理。人力资源部、才政府关于印发《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遗属待遇暂行办法》的通知(人社部发【2021】18号)第二条规定:“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人员(包括在职人员和退休人员,以下简称参保人员)因病或非因工死亡的,其遗属可以领取丧葬补助金和抚恤金(合称遗属待遇)。”根据上述规定,领取丧葬补助金及抚恤金等应由遗属领取。但上述通知对于遗属的范围并未界定为非因工死亡人员的近亲属。实践中丧葬补助费、死亡赔偿金按照继承处理已有先例。故此,参照《民法典》关于继承的法律规定处理丧葬补助费等,有法律依据。故此,从内容上来看杨某福所立遗嘱并不违法法律规定。三、景某对杨某福有遗弃行为,其无权继承杨某福全部遗产及抚恤金等。景某与杨某福系夫妻关系,1980年左右双方因感情不和离婚。其后,景某与杨某福并无任何往来。在2019年时,由于杨某福身患癌症,且无人照料。景某伙同其女杨慧秀将杨某福以照料其生活出其看病为由诱骗至内蒙古。到内蒙古后,诱骗杨某福将其名下位于永登县房屋以极其不合理的底价转让给景某之女杨慧秀。上述房屋市价至少在50万左右。同时,景某又与杨某福办理了复婚手续。其后,景某及杨慧秀对杨水福的生活起居、病情不闻不问。杨某福无奈,逐从内蒙古返回被告处。其后,由被告对杨某福看病、照料。对于上述赡养费用景某、杨慧秀不闻不问。杨某福去世后,其丧事均由被告操持。被告通知景某、杨慧秀参加丧礼,但景某及杨慧秀置之不理,现发现老人身后有遗产了,便将被告诉至法院,于礼不符、于情不合。被告在照料杨某福及办理杨某福丧事时花费了大量的资金。景某作为杨某福法律上的妻子、杨慧秀作为杨某福法律上的子女,并没有尽到其应尽的抚养及赡养义务,对待身有重病且年事已高的杨某福不闻不问应属遗弃。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五条:“继承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丧失继承权……(三)遗弃被继承人,或者虐待被继承人情节严重”之规定,其无权继承杨某福任何遗产。被告有权获得丧葬补助费、死亡赔偿金、抚恤金等。综上所述,为维护被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以彰显公平、正义。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均向法庭提交了遗嘱人杨某福于2021年2月7日所立的遗嘱一份及律师见证书一份,该遗嘱及律师见证书记载形式为打印件,遗嘱第二页由立遗嘱人杨某福、见证人朱某署名,由见证人王某签章;律师见证书杨某福、见证人朱某署名,由见证人王某签章。被告并向法庭提交录音录像光盘一张,以证明杨某福以录音录像的方式订立遗嘱。原告另向法庭提交了与杨某福(已死亡)的结婚证,以证明原告为法定继承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因对遗嘱效力产生纠纷,原告于2021年9月28日诉至法院,要求依法确认杨某福遗嘱内容无效;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本院认为:打印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遗嘱每一页签名,注明年、月、日。以录音录像形式订立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其姓名或者肖像,以及年、月、日。本案中,被告向法庭提交遗嘱人杨某福所立遗嘱及律师见证书,原告质证意见为该遗嘱只在遗嘱第二页签名,两位见证人并未在第一页签字,以及见证人朱某的签名和王某签章,不符合形式要件;录音录像的遗嘱应当由两人以上见证人、立遗嘱人、见证人的肖像,立遗嘱人要亲自叙述遗嘱的全部内容,记录立遗嘱人、见证人各自的肖像、姓名、时间,被告提交的录音录像材料,杨某福并未亲自叙述遗嘱的内容,也没有见证人的肖像,也没有时间,不符合法律规定,属于无效医嘱。被告辩称原告对杨某福存在遗弃行为,无权继承,但根据被告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法庭对该事实无法确认。综上,遗嘱人、见证人未在遗嘱第一页签名,且见证人王某仅有签章,均不符合打印遗嘱的形式要件;录音录像遗嘱也存在法定记录事项不完全的问题,故对原告的质证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原告诉请确认杨某福遗嘱内容无效,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六条、第一千一百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遗嘱人杨某福(已死亡)所立遗嘱无效。

二、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景某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葛 魏

人民陪审员 石占萍

人民陪审员 汪玉玲

二〇二二年三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蒋玉婷打印、录像这样立遗嘱等于无效

案情简介:原告景某与杨某福为夫妻关系,杨某福于2021年8月1日去世。2021年9月,原告得知杨某福留有遗嘱后,因对遗嘱效力产生纠纷,于2021年9月28日起诉至法院,要求依法确认杨某福遗嘱内容无效。原告景某、被告杨某均向法庭提交了遗嘱人杨某福于2021年2月7日所立的遗嘱一份及律师见证书一份,

关于遗嘱的形式:原、被告均向法庭提交了遗嘱人杨某福于2021年2月7日所立的遗嘱一份及律师见证书一份,该遗嘱及律师见证书记载形式为打印件,遗嘱第二页由立遗嘱人杨某福、见证人朱某署名,由见证人王某签章;律师见证书杨某福、见证人朱某署名,由见证人王某签章。被告并向法庭提交录音录像光盘一张,以证明杨某福以录音录像的方式订立遗嘱。

法院判决:打印遗嘱中遗嘱人、见证人未在遗嘱第一页签名,且见证人王某仅有签章,均不符合打印遗嘱的形式要件;录音录像遗嘱中存在无杨某福亲自叙述遗嘱的内容,无见证人的肖像,无时间等法定记录事项不完全的问题,故最终确认杨某福遗嘱内容无效。

案件分析:打印遗嘱,是指打印遗嘱是使用电子设备书写电子文档后,通过打印机等设备输出书面文档,由遗嘱人和见证人完成签名、见证等程序而订立的遗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出台后,打印遗嘱成为一种新的遗嘱形式,不再被归类于自书遗嘱或代书遗嘱。民法典第1136条规定:“打印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遗嘱的每一页签名,注明年、月、日。”由此可知,打印遗嘱,在形式方面需要见证人在打印遗嘱制作过程中全程在场见证,并且需要遗嘱人和见证人在遗嘱的每一页均签名并签署年月日,以确保打印遗嘱的每一页均系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有见证人均在现场进行见证。

录音遗嘱,是指录音遗嘱同代书遗嘱一样,需要有两个以上的见证人在场,并将其见证的情况进行录音、录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七条规定,以录音录像形式立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其姓名或者肖像,以及年、月、日。民法典将原来《继承法》的“录音遗嘱”修改为“录音录像遗嘱”,增加规定了录像形式。并在在遗嘱人和见证人的确认方式上,增加了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其姓名或者肖像的内容。在立遗嘱的日期规定上,增加了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年、月、日的内容。

打印遗嘱在制作上虽然相对简单、规范、易于识别,但确存在真实性难辨的问题。为了确保遗嘱内容反映当事人真实意思,法院对于以打印形式所立的遗嘱一般都会慎重对待,审查严格。而录音录像遗嘱虽然能够更加直观的反映出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以及是否具备遗嘱能力,但确存在保存方式相对复杂,容易通过剪辑、编辑被篡改的风险。法院对于录音录像遗嘱的审查也是相当之严格。

本案中,遗嘱人杨某福所立遗嘱中两位见证人并未在第一页签字,只在遗嘱第二页签名,并且见证人朱某的签名和王某签章,也都不符合法定的形式要件。而录音录像遗嘱应当有两人以上见证人、立遗嘱人、见证人的肖像,立遗嘱人要亲自叙述遗嘱的全部内容,记录立遗嘱人、见证人各自的肖像、姓名、时间,而被告提交的录音录像材料,杨某福并未亲自叙述遗嘱的内容,也没有见证人的肖像和时间,并不符合法律规定,属于无效遗嘱。

律师建议:无论是打印遗嘱、录音录像遗嘱还是其他形式的遗嘱都应当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形式要求,避免因为形式上的瑕疵而最终导致无法实现对自身财产的有效处分。

备注:本案例来源裁判文书网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

(2021)甘0121民初2731号民事判决书。

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1)甘0121民初2731号

原告:景某,女,汉族,生于1950年2月3日,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现住。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菊梅,甘肃凯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某,男,汉族,生于1988年7月2日,甘肃省永登县人,现住永登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彦,甘肃雷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景某与被告杨某遗嘱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21年9月2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景某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菊梅,被告杨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彦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景某的诉讼请求:1、依法确认杨某福遗嘱内容无效;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丈夫杨某福于2021年8月1日去世。2021年9月,原告接到永登县公证处的电话,询问杨某福生前是否给原告留有遗嘱,现有杨某拿着杨某福的遗嘱来公证处确认效力。原告了解完相关材料后,认为遗嘱不是杨某福的真实意思,并且遗嘱的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属于无效遗嘱。遗嘱第二条2项处分的不是遗产,遗嘱没有给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原告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也属于无效内容。综上,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六编继承的规定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杨某辩称:一、从遗嘱的形式上来看,遗嘱合法有效。首先,杨某福在身前为立有效遗嘱,委托兰州连海律师事务所对其遗嘱进行见证。2021年2月7日,兰州连海律师事务所朱某律师、王某律师对立遗嘱的过程进行现场见证,并出具《律师见证书》。上述立遗嘱的过程符合《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六条“打印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遗嘱每一页签名,注明年、月、日”之规定,属打印遗嘱。其次,杨某福立遗嘱时,对全程进行录音录像。该遗嘱形式上符合《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七条“以录音录像形式立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其姓名或者肖像,以及年、月、日”之规定,属以录音录像形式立的遗嘱。综上所述,从遗嘱的形式上来看,案涉遗嘱符合《民法典》关于遗嘱形式之规定,应属合法有效遗嘱。二、从遗嘱内容上来看,遗嘱合法有效。首先,关于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2020)甘0121民初2485号民事判决书中确定的杨慧对杨某福所负之债权,属于被继承人所留合法债权。上述债权系杨某福身前合法所有的房屋,且在与景某结婚之前购买的婚前财产。杨某福出售上述房产所获房屋销售款项系其个人财产。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2020)甘0121民初2485号民事判决书确定的杨慧秀对杨某福之债权,系杨某福独自享有的合法财产。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二条之规定,被继承人有权对其债权进行处分。其次,关于杨某福退休金余额以及丧葬补助费、死亡赔偿金等其他应得费用,应参照《民法典》关于继承的法律规定进行处理。人力资源部、才政府关于印发《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遗属待遇暂行办法》的通知(人社部发【2021】18号)第二条规定:“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人员(包括在职人员和退休人员,以下简称参保人员)因病或非因工死亡的,其遗属可以领取丧葬补助金和抚恤金(合称遗属待遇)。”根据上述规定,领取丧葬补助金及抚恤金等应由遗属领取。但上述通知对于遗属的范围并未界定为非因工死亡人员的近亲属。实践中丧葬补助费、死亡赔偿金按照继承处理已有先例。故此,参照《民法典》关于继承的法律规定处理丧葬补助费等,有法律依据。故此,从内容上来看杨某福所立遗嘱并不违法法律规定。三、景某对杨某福有遗弃行为,其无权继承杨某福全部遗产及抚恤金等。景某与杨某福系夫妻关系,1980年左右双方因感情不和离婚。其后,景某与杨某福并无任何往来。在2019年时,由于杨某福身患癌症,且无人照料。景某伙同其女杨慧秀将杨某福以照料其生活出其看病为由诱骗至内蒙古。到内蒙古后,诱骗杨某福将其名下位于永登县房屋以极其不合理的底价转让给景某之女杨慧秀。上述房屋市价至少在50万左右。同时,景某又与杨某福办理了复婚手续。其后,景某及杨慧秀对杨水福的生活起居、病情不闻不问。杨某福无奈,逐从内蒙古返回被告处。其后,由被告对杨某福看病、照料。对于上述赡养费用景某、杨慧秀不闻不问。杨某福去世后,其丧事均由被告操持。被告通知景某、杨慧秀参加丧礼,但景某及杨慧秀置之不理,现发现老人身后有遗产了,便将被告诉至法院,于礼不符、于情不合。被告在照料杨某福及办理杨某福丧事时花费了大量的资金。景某作为杨某福法律上的妻子、杨慧秀作为杨某福法律上的子女,并没有尽到其应尽的抚养及赡养义务,对待身有重病且年事已高的杨某福不闻不问应属遗弃。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五条:“继承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丧失继承权……(三)遗弃被继承人,或者虐待被继承人情节严重”之规定,其无权继承杨某福任何遗产。被告有权获得丧葬补助费、死亡赔偿金、抚恤金等。综上所述,为维护被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以彰显公平、正义。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均向法庭提交了遗嘱人杨某福于2021年2月7日所立的遗嘱一份及律师见证书一份,该遗嘱及律师见证书记载形式为打印件,遗嘱第二页由立遗嘱人杨某福、见证人朱某署名,由见证人王某签章;律师见证书杨某福、见证人朱某署名,由见证人王某签章。被告并向法庭提交录音录像光盘一张,以证明杨某福以录音录像的方式订立遗嘱。原告另向法庭提交了与杨某福(已死亡)的结婚证,以证明原告为法定继承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因对遗嘱效力产生纠纷,原告于2021年9月28日诉至法院,要求依法确认杨某福遗嘱内容无效;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本院认为:打印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遗嘱每一页签名,注明年、月、日。以录音录像形式订立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其姓名或者肖像,以及年、月、日。本案中,被告向法庭提交遗嘱人杨某福所立遗嘱及律师见证书,原告质证意见为该遗嘱只在遗嘱第二页签名,两位见证人并未在第一页签字,以及见证人朱某的签名和王某签章,不符合形式要件;录音录像的遗嘱应当由两人以上见证人、立遗嘱人、见证人的肖像,立遗嘱人要亲自叙述遗嘱的全部内容,记录立遗嘱人、见证人各自的肖像、姓名、时间,被告提交的录音录像材料,杨某福并未亲自叙述遗嘱的内容,也没有见证人的肖像,也没有时间,不符合法律规定,属于无效医嘱。被告辩称原告对杨某福存在遗弃行为,无权继承,但根据被告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法庭对该事实无法确认。综上,遗嘱人、见证人未在遗嘱第一页签名,且见证人王某仅有签章,均不符合打印遗嘱的形式要件;录音录像遗嘱也存在法定记录事项不完全的问题,故对原告的质证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原告诉请确认杨某福遗嘱内容无效,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六条、第一千一百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遗嘱人杨某福(已死亡)所立遗嘱无效。

二、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景某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葛 魏

人民陪审员 石占萍

人民陪审员 汪玉玲

二〇二二年三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蒋玉婷

声明:律师视频说法、图文说法为律赢时代平台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任何形式复制、转载都视为侵权行为。

结婚前欠的钱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吗

结婚前欠的钱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吗

结婚前欠的钱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这是一个在婚姻财产纠纷中经常出现的问题。要理解这个问题,首先需要明

律赢时代
12-13 492次

与他人经常同居赔偿

与他人经常同居赔偿

即使在民法典生效后,当事人提供的或者通过法院调取的开房记录一般只能证明对方婚外有不正当性行为,并不一

王家旭
12-01 394次

情侣分手,一起买的房子该归谁?

情侣分手,一起买的房子该归谁?

情侣恋爱期间共同出资购买房屋,但因一系列情况双方最终分手没有走到一起,没有步入婚姻的殿堂,就产生了一

王家旭
11-29 607次

代位继承人成年后从未履行赡养义务,应否均分遗产?

从现行法律规定来看,法定继承以均等继承为原则,对于尽到较多赡养义务的也只是规定“可以”多分而非“应当”多分。但是就代位继承而言,代位继承人仅仅是承继了其父或母作为被继承人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的继承权,并不涉及赡养义务问题。这样的制度安排体现了对赡养的正向鼓励,但仍然强调维护以身份为基础的继承权利义务关系。因此,对于代位继承人而言,决定其能否均等继承的根本在于其身份是否符合代位继承的构成要件。当然,此种情况下,如果其他继承人尽到较多赡养义务,也应当是让有关继承人多分,而不是让该代位继承人少分。

3天前 133次

遗产管理人是否有独立的诉权?

民法典规定了遗产管理人制度,但未对遗产管理人是否具有独立诉权进行明确,因此对于遗产诉讼中遗产管理人能否以自己的名义起诉或应诉问题,目前尚存争议。从立法目的来看,遗产管理人制度是为了保障遗产的完整性和安全性,公平、有序地分配遗产,使遗产上各项权利得以实现的一项综合性制度。为保障遗产管理人基于遗产管理目的而实施相应民事行为的实体权利,包括对债权债务的处分权等,应当认可遗产管理人在遗产管理期间享有相应的诉权。从起诉条件来看,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遗产管理人在履行遗产管理职责时提起民事诉讼的,可视为满足“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条件。 司法实践在一定程度上也肯定了遗产管理人的独立诉讼地位。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第十条第一款规定,遗产管理人在执行程序中可以作为执行人、被执行人。最高人民法院在(2020)最高法民再111号翁某、吕某第三人撤销之诉再审案中认为,一般情况下,遗产管理人及受托人进行遗产收集,为遗产管理、分配创造条件,有利于遗嘱受益人权利的实现,也有利于及时按照遗嘱分配遗产。因此,遗产管理人及受托人在收集遗产过程中遇到障碍,无法及时收集并有效管理遗产时,有权以自己名义对相关民事主体提起民事诉讼以保证遗产安全。 需要明确的是,即使承认遗产管理人享有相对独立的诉权,这种诉权的行使也应当被限定于遗产管理人的职责履行范围之内;与履行遗产管理职责无关的诉讼主张,不应得到支持。在法律、司法解释未明确遗产管理人的独立诉权之前,有必要对“遗产管理人在民事诉讼中的独立主体地位”持审慎态度,避免给大量的继承诉讼带来实操层面的困难。司法实践中,不同的案件还需结合案件事实情况后再分析适用。 点评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石佳友 点评意见:遗产管理人是民法典继承编的一项重要制度创新,其目的在于保障遗产的有效管理与分配;遗产管理人包括遗嘱执行人、继承人、被继承人生前住所地的民政部门或者村民委员会。但民法典等现有法律并未直接规定遗产管理人的诉讼主体资格等问题,因此,如发生争议,遗产管理人能否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起诉或应诉是亟待明晰的重要问题。本答疑意见对这一问题作出了回应,既结合了民事诉讼法关于起诉资格的相关规定,也总结了此前司法实践的相关经验,具有明确的指引作用。根据答疑意见,遗产管理人与争议诉讼具有直接利害关系,因此应具有独立的诉讼地位,可以其自身的名义进行起诉和应诉。但是,遗产管理人的诉讼地位是基于其与遗产管理这一法定职责的关联,因此其在诉讼中的相关权限应被限定于遗产管理人的职责履行范围之内,而不能随意突破这一范围,以避免对相关继承诉讼实践造成不必要的困难。应当承认,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采取这样的审慎态度是必要的。

03-22 481次

关于彩礼与恋爱赠与的区分认定

判断某笔款项是彩礼还是恋爱期间的一般赠与,主观上要看双方是否以结婚为目的,客观上要考察支付款项类型、支付方式是否具有习俗性、给付财物的数额、给付方经济状况等因素。

03-13 221次

Copyright©2020-2022 律赢时代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9031409号-3